• 新聞中心banner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新聞資訊 > 公司動態

    牙簽的文化史

    2020-10-22 23:27:44

    杜克大學土木工程及歷史學講座教授柏特洛斯基也許是讀者不會太陌生的名字(2004 年3月的談書系列曾記他對書架設計考據),去年初他出版的《牙簽》(H.Petrosky: ((TheToothpickl) ,Knopf.07)亦大有可觀,為閑讀喜愛讀物之一。牙簽這種大多數人天天用之、平平無奇的小玩意,竟可寫出一本連索引近四百五十頁的皇皇巨構,真是意想不到!

    連體長方形牙簽

    先談談國故中對牙簽的記述。從出土文物看,牙簽在我國的歷史有二千年以上,惟 它不是我國的發明,而是來自印度的舶來品; 據說佛祖釋迦牟尼為替徒眾去口臭、凈潔口腔,發明了牙刷(楊枝,今日本人仍用此古名) 和牙簽(廣府話稱牙簽為柳骨,料從此字衍化而來),此說與西人的略有不同,以后者 認為先有牙簽后有牙刷。


    晉朝陸云(262 -303)致其兄(陸機)書 (收在《陸士龍集》)有一日行曹公器物,有剔牙簽,今以一枚寄兄??梢娙兰o時已有剔牙簽,惟為罕見之物,陸云才會購一枚寄兄。 讀王子令編輯的《趣味考據》(云南人民出版 社,2007年)第三冊所收揚之水的《剔牙杖》 一文,方知今人的牙簽,在明代稱為剔牙、剔 牙杖或挑牙(不稱晉時的剔牙簽?);明陸深的 《儼山續集》卷一有《霜后拾槐梢制為剔牙杖有 作》詩:“金篦與象簽,凈齒或傷廉;青青槐 樹杖,一一霜下尖;偶聞長者談,物眇用可廉, 搜剔向老豁,其功頗勝簽。詩意筆者不大了了,僅知反映了時人以簪腳用的小簪子(金篦)兼 作剔牙,此處的剔牙杖為槐木所制,豪華版 的原料是黃金(金篦)和象牙(象簽)。有一點必須一提的是,一九五一年《辭源》的牙簽條有二解,其一是藏書之標題備檢查者。 其一為以竹木等制成剔齒之具。一九八七年 《辭源》改為象牙制的圖書卷標簽,剔齒 部分消失,新版《辭源》否定了牙簽可剔牙說?


    今人常攜帶金屬或塑膠(最常見的兩種材 料)的牙簽套(外國旅行,有剔牙習慣者最 好自備牙簽,以各地習俗不同,從未見餐臺上 擺放牙簽筒,而侍應自動飯后送上牙簽亦不常 見,而且所用牙簽大小尖鈍以至用料不一定合 用,為我國古已有之的物事,不過古之有 閑階級遠較考究,明屠隆的《考槃余事_文 房器具箋》的((途利》條云:小文具匣一,以 紫檀為之,內藏小裁刀、錘子、挖耳、剔指刀、 發剮、鑷子等件。這些收藏于紫檀匣的小寶貝,旅途利用,似不可少。顯而易見,本條題目《途 利》,是旅途便利之意。


    剔牙杖的設計與制式,在明朝登峰造極, 據揚文,明嘉靖奸相嚴嵩罷官被抄家時, 便抄出烏銀各色剔牙杖一百一十七副,共重 三十兩零用錢(何以稱副,是否剔牙杖成 雙成對?)??梢姍噘F階層對生活小節的講究。 時人把三事兒如挖耳、副牙杖及剔指刀(修 指甲用)合成一套,用金屬鏈串起以便隨身攜帶。 挖耳與剔牙杖俱為幼小尖細之物,正如今人有牙簽?!都t樓夢》二十八回便有只見鳳姐蹬著 門植子,拿耳挖子剔牙的描寫,挖耳一物二事, 把鳳姐的個性寫活了。


    我國小說中有提及飯后用牙簽的,不過似 乎不多見,因為飯后漱口更合衛生?!秲号⑿?傳》第二十九回寫大家吃了完飯,兩個丫髮 用長茶盤兒送上漱口水,但公子不想漱口,說拿牙簽兒來,丫髮柳條兒連忙拿過兩張雙 折手紙,上面托著根柳木牙簽兒。飯后 漱口遠較剔牙有益。蘇軾《仇池筆記》卷上的 《漱茶論》說吾有一法,每食畢,以濃茶漱口, 煩膩既出,而脾胃不知,肉在齒間消縮脫去, 不煩挑刺,而齒性便若緣此堅密。的是至理。 揚之水引王澤農的評說,認為飯后以濃茶漱口, 甚合科學道理,因為茶葉中所含的酚性物 能使蛋白質及重金屬化合物膠體凝縮,具有較 強的收斂作用,這樣,肉在齒間才能消縮而不 須挑剔而脫去,才能使牙齒表層不因挑剔而磨 損,保持牙齒的堅密。古時有教養的大戶 人家莫不如此,《紅樓夢》第三回寫黛玉初人 榮府在賈母處晚飯,寂然飯畢,各有丫鬟用小 茶盤捧上茶來,黛玉接了茶,早見有人又捧 過漱盂來,黛玉也照樣漱了口。


    從各地的出土文物看,牙簽或類牙簽物體 的歷史,和人類一樣久遠,人類不吃食物不能 生存,但進食便要剔牙,因此某種形式的牙簽 與人類共存,是可以理解的;而它的出現肯定 比牙刷早,因為人類可以不刷牙而不可能不把 藏于牙縫的多余食物剔除。


    人類進化、社會進步、經濟發達“足食” 之后,一般勞苦大眾有必要用削尖的條枝及箭豬刺(quill)剔牙;富裕階級所用的牙簽,則 多為以白銀、黃金及象牙等“貴重商品”打造的牙簽剔牙,且是身份象征?,F在存世的十九 世紀前的牙簽,大都精雕細鑲,揚之水文和《牙 簽》一書刊出的插圖,令人嘆為觀止。


    先把牙簽大眾化的,是十二世紀葡萄牙 Lorvao地方原屬本篤會的修院,修女們祈禱之 余,制造一些“精細物品”賺錢補助修院開支; 至十六世紀’她們“發明”以橙木削制一種兩頭 尖的細小木條,既可以挑刺食物,又可剔出藏于牙縫中的“剩余物資”及清除污垢,竟然大受歡迎,不僅內銷奇佳,還出口至歐洲各國;慈悲為懷的修女,遂把這門有利可圖的手工藝教授村民, 制造牙簽于是成為當地成行成市的家庭工業。


    長話短說。十六世紀葡萄牙人“發現”巴 西,大規模殖民,把葡萄牙的“好東西”都移 植過去,牙簽制造業這種.當年的“先進工業”, 當然包括在內;由于巴西本銷市場大、木材豐富,還可出口至整個南美市場,牙簽制造及經 銷因此慢慢成為巴西的熱門行業。十九世紀 四十年代,出身美國新英格蘭望族的霍斯(Charles Forster, 1826-1901)前往里約熱內盧, 協助其叔父(附筆一提,其父是慈善家,經常周濟窮人以致窮病而歿)經營進出口生意,令他印象良深的是巴西人的牙齒特別整齊潔白, 他多方打探后,認為這和巴西人餐后用牙簽剔牙有關。其實齒如編貝與用牙簽肯定無關,不過, 當時霍斯特靈機一動,以為人工制造牙簽太落 伍,因為其時“大量生產”是先進的生產模式, 而木制牙簽可以用機器大量生產t當他在六十 年代準備回美的時候,便有設廠以機器制造牙簽輸進巴西“把手制牙簽趕出市場”的意圖。


    回國后,霍斯特第 一時間注冊牙簽制造專利(專利局留下許多珍貴資料),然后和以發明造鞋機器的史篤云(B.F.Sturtevant)合作,后者果然成功地 從制造鞋類的機器,設計出世上第 一部牙簽制造機。制造牙簽現在應該沒有什么秘密, 但當年是重大發明,不準外人參觀。在《牙簽》 前言,柏特洛斯基強調指出直至十九世紀末葉, 千辛萬苦前赴美國緬因州希望參觀霍斯特牙 簽廠的日本商團,竟被拒諸門外;即使并無“利 益沖突”的美國學者,亦不獲準進入工場參 觀。當年牙簽業競爭之烈,不難想見。事實上, 《牙簽》第十章《在有木材的地方設17》,詳細 記錄了霍斯特如何以五萬美元(當年是大數字) 的“法律費用”,把和他同時期的“牙簽機器專 利持有人' 告將官里’并使之“不能生產牙簽出 售”。這些機器其后只能改制火柴等“類似牙簽” 物品。


    不過,令霍斯特名垂商業史的,是他的“推 銷術”?;羲固氐难篮瀼S設于波士頓,然而當 地人對這種產品沒有興趣,因為“如有需要人 人能削尖木條剔牙”。牙簽滯銷,商店不進貨, 牙簽廠貨如山積,為了救亡,霍斯特想出一套 促銷計劃(見《牙簽》第11章)。他一方面雇 請一批主婦和閑漢,去文具店、雜貨店買牙簽, 營造有需求無供應的市場環境,在這種情形下, 當稍后霍斯特的推銷員上門推銷時,只有少數 店主不進貨。與此同時,霍斯特出錢給哈佛大 學學生,要他們去餐廳特別是酒店的餐廳用 膳,之后向侍應索取牙簽,“而且必須提高聲調, 令餐廳所有人都聽得清楚”,餐廳無牙簽供應, 他們便大吵大鬧,直至勞動經理出來賠罪“打 圓場”。顯而易見,當稍后牙簽推銷員出現時, 餐廳便會購買備用。柏特洛斯基所寫雖然都 根據當地報章的報道,緬因州眾議員且把此當 年創新的“推銷術”寫進“國會紀錄”,但他一再強調這是“故事”而已,不過,他指出不管 這些“故事”是事實或純屬虛構(Arpocyphal), 皆可看出霍斯特有能力“以蒙蔽買家的手法推 銷他的產品”(第102頁)。有趣的是,哈佛學 生經常光顧的波士頓餐廳Union Oyster House (一八二六年開業,美國最古老的餐廳),現在 仍以“美國第 一家供應牙簽的餐廳”為標榜, 其網站(www.unionoysterhouse.com/pages/ history.html)這樣寫道:“霍斯特是第 一位 從南美進口牙簽至緬因州的企業家;為了促 銷,他雇一班哈佛學生來本餐館用餐并索取牙 簽! ”這段話予人以該餐廳在一八二六年開業 時已采購霍斯特的牙簽(不論為其制造或進口) 的印象,但這一年霍斯特剛出世。商人促銷, 不管什么生意,手法都無所不用其極!


    牙簽的主要用途是剔牙,有時亦被用為挑 起食物的工具,這種“副作用”,在“冷盤”流 行之后,又被以之作為串起小塊食物,而加在 雞尾酒中的生果如橄欖和櫻桃,即刺以牙簽 使之可以輕易取出;在想象天馬行空的小說 中,金屬和竹制牙簽也許還可作為刺目割喉的 武器。事實上,牙簽的確是殺人利器,阿加多 克利斯(Agathocles,公元前361 — 289)便是 以一枚浸了劇毒的牙簽剔牙而中毒身亡;美國 著名短篇小說家安德森(Sherwood Anderson, 1876-1941) 一九四一年二月乘搭郵輪“圣塔露 西亞”號赴加勒比亞度假,哪知上船后第二天 便因吞下雞尾酒中有半截牙簽的橄欖而一命嗚 呼!至于在美國近代史上聲名狼藉的哈定總統 (1865-1923), 一九二一年當選兩年后便于白宮 病故,其死因至今尚無定案——可能死于腸胃 病、可能為其夫人毒殺,亦可能是“牙簽穿腸而 亡”;哈定“使用牙簽上了癮”,幾乎每吃一口 食物便使用一次牙簽,連他的男仆亦看不過眼。


    除了上述種種“功能”,牙簽還是一種有 效的炫賴性工具!


    王亭之記戰前廣州落魄西關大少充排場的 行為:“有些西關大少很可憐,一旦破落,連吃 “細用”(面的分量較正常減半而云吞數量不變 的云吞面)的錢都沒有,便只能踱人云吞鋪, 拿三二枝“柳骨”,一邊挑牙,一邊施施然踱 出面鋪?!蔽磿x食而用牙簽挑牙,目的在表示 仍有錢可食云吞面。據“亭老”說,當年“柳骨” 只供應茶樓食肆,甚少零售,欲以牙簽示人不 致為“白鴿眼”者看扁的人,只好上食肆拿牙簽,食肆允許他們拿牙簽,想必曾為熟客。 “柳骨”是柳枝削成,因名;時人所以棄其它 較多較廉宜且較易得的木材而用柳木制牙簽, 皆因古人認為柳木可保牙齒健康。撰成于宋朝 的《太平圣惠方》指以“柳枝、槐枝、桑枝煎 水熬膏、人姜汁、細辛每月擦牙”。這也許 是世上最早的“牙膏”,而其材料有柳枝,以 后人們棄槐枝桑枝單用柳枝制牙簽,應受明朝 李時珍《本草綱目》的影響,它說“柳枝煮酒, 熨諸(可治)痛腫、去風、止痛消腫”,又說“用 嫩柳枝削為牙枝,滌齒甚妙”。


    口銜或咬或嚼牙簽的人,廣東俗話稱之為 “牙簽大少”,含意是游手好閑又好充闊的慘綠 青年,這類人物經常出現在反映經濟不景氣時 期下層社會生活的“粵語殘片”中??诘鹧篮?傳達了其人剛剛吃飽且食有肉的訊息,在肉類 是奢侈品的狗眼看人低社會,這是自我提高身 份的偽裝;在許多“文藝片”中,這還是勾搭 向錢看虛榮女性的“殺著”。


    有點意外的是,口銜牙簽的“象征意義”, 竟然中外皆然。只知歿于公元六十六年的古羅 馬作家佩特羅尼烏斯(G.Petronius)諷刺尼羅

    先群臣飽食,塞萬提斯的《堂吉訶德》,則寫這 位窮愁潦倒而又有“崇高理想”的末落騎士, 騎瘦馬口咬牙簽向“投以奇異眼光”的市民展示 他剛才吃了一頓豐富的午餐,藉以隱藏其“無米 舉炊”的苦況,牙簽既流行于十二世紀后的葡 萄牙,其近鄰亦沾上用牙簽之風’完全可以理解。


    《牙簽》第十三章《討厭的手段》詳細記 錄了十九世紀八十年代餐廳開始供應牙簽后, 食客結賬出門時大都抓一把牙簽,然后把一枚 放進口里,以示剛在餐廳晉餐,當時能上餐廳 的人都屬富裕階級,如此這般純屬炫耀性舉 動,這種風氣,很快蔚成風尚。柏特洛斯基引 述《波士頓郵報》一則報道,稱“在冬街及北 街一帶,幾乎三名女性便有一名口銜牙簽! ”, 可見迄十九世紀末,“牙簽大少”在美國指是 非僅男性為然??阢曆篮炿m可示“身份”卻 不雅,“有失淑女身份”,一九〇七年《La心s’ HomeJournal))發表文章,指導職業女性應有 的“行為模式”,包括不應在公開場合銜牙簽。 自此之后,這種“不雅”之風才中止??烧f從 二十世紀開始,“牙簽大少”為男性專用名詞。上層社會中淺薄之徒以口銜牙簽“示富” 之風,很快全民效行,柏特洛斯基舉了不少例 子,顯示當年不少青少年男女,不論飽食與否, 口銜牙簽聚于著名食肆之前,這種行為無非表 示他們出得起錢。非常明顯,口銜牙簽在十九 世紀七十年代的波士頓地區是“過著滿足和無 憂生活”的寫照;馬克?吐溫記述其年輕時在 密西西比河當領航員生涯的回憶錄《密西西比 河上》(Life on the Mississippi),便說他口銜 牙簽悠閑自在地掌舵。使用牙簽代表了優裕悠 閑的生活方式,“牙簽大少”起而仿效,顯示 了年輕人對這種生活方式的向往!

    最近瀏覽:

    附近快约